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股市
隔夜欧美股市大跌 A股坚挺走出...

刘有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外因上看,中国的强势反击让投资者看到了信心;从内因来看,现在的A股市场整体环境已经不再支持A股下跌,外资快速流进,而且美股在高位,A股在低位,A股核心资产的估值远低于美股同行业的平均估值。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打造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共同体

日期: 2019-09-23 13:15:12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阐述过能源革命的全新内涵,即“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能源互联网发展是践行能源革命的有效战略途径。能源互联网是“互联网+智慧能源”的简称,是一种互联网与能源生产、传输、存储、消费及能源市场深度融合的能源产业发展新形态,具有设备智能、多能协同、信息对称、供需分散、系统扁平、交易开放等主要特征。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互联网理念、先进信息技术与能源产业深度融合,正在推动能源互联网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业态的蓬勃兴起。

  能源互联网也是推动能源革命的重要战略支撑,对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促进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提升能源综合效率、推动能源市场开放和产业升级、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提升能源国际合作水平具有重要意义。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能源(交通)是命脉、是基础,是重要的协同内容。上海凭借能源科技先发优势,对能源互联网的探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经历了分布式能源的缘起、智能能源网的尝试、智能电网到微电网、多能互补再到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奠定了良好的物理基础。率先启动引领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创新合作,将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全面“赋能”。

  实现气电融合与风光互补、藏能于民与供需响应

  2018年6月1日,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上发布《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将能源互济互保作为七大重点合作领域之一。打造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共同体,实现气电融合与风光互补、藏能于民与供需响应,有助于将长三角建成全球资源配置的亚太门户、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具体来看,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利于贯彻落实国家能源革命的发展战略。

  在消费层面,能源互联网创新用能方式,带动更加便捷、经济、普惠的用户服务,引导消费者用能行为和绿色消费方式,并倒逼生产者提供更公平、更丰富、更优质的能源服务。在生产层面,能源互联网可以提升传统能源系统效率,对接能源生产与消费侧,打通原有信息孤岛,推动能源系统更安全、清洁、高效、可持续。

  在技术层面,能源互联网推动技术革命,带动巨大的产业机遇;同时,能源互联互通后会带来新的应用场景、创造新的产业需求,推动能源贸易、能源金融、能源大数据、能源区块链等新业务、新模式发展。

  在体制层面,能源互联网通过系统性变革和对接市场需求,呼应电力、油气等体制改革,推动市场化改革进程。在国际合作层面,能源项目是“走出去”的优势项目。借助互联网思维,未来我国对外能源合作可大幅降低投资、运行、维护成本,提升管理水平和效率,更加具有竞争力。

  二是有利于解决矛盾交织的能源和环保问题。

  从单个省市来看,传统意义上靠多备发电机组、多支付容量电费的能源安全保障供应手段效益已逼近极限。长三角地区发展水平、产业基础、供能条件、用户诉求类似,能源供应方面的结构性矛盾突出,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多重瓶颈;同时,消费者又期待能源消费更经济普惠,生活环境更生态绿色。未来,在各省市同时进入用能高峰和低谷的局面下,传统意义上“邻里接济”式方式不再适用,必须借助互联网技术,以供需互动、手段创新的方式解决。

  三是有利于在新的国际竞争中奋楫争先。

  前一轮以吸引外资为动力的经济增长过程,让长三角地区拥有技术、知识、人才和管理能力的积淀。能源互联网作为崭新的产业形式,一旦实现引领发展,就能在国际范围内掌握规则制定的话语权。这一技术突破和产业升级将极大助推长三角能级提升与增强全球影响力,对带动产业发展、掌握领先科技、探索创新商业模式等具有深刻的战略意义。

  上海作为重要的对外开放门户,率先引领能源互联网发展,对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以及占领国际能源、互联网技术制高点也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

  着力推进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多元化、规模化发展

  推动发展能源互联网,大国在行动。目前,主要有美国的Energy Internet(能源互联网)和特征类似的Smart Grid(智能电网)、德国的Internet of Energy(能源互联网)。

  先来看以智能电网为主线的美国实践。美国幅员辽阔,电网和油气管网历史悠久,亟待维护。在吸取大规模停电事件的教训后,美国政府将建设智能电网提升为国家战略,重点保障电力供给的安全高效。当前,美国大力推进智能电网建设,希望通过先进的传感技术、设备技术及决策支持系统等应用,保障电网可靠、安全、高效并对环境友好。对能源互联网的研究,则探索依托更具活力的市场主体。科研机构如北卡州立大学,能源企业如特斯拉,互联网企业如谷歌等,通用设备企业如IBM等,从电子技术、大数据、云计算、售电、电动汽车等领域切入,积极探索能源互联网的创新技术路径与商业模式。

  再来看能源转型背景下的德国技术试点。在全面提升能源清洁化的大背景下,德国的能源互联网探索路径,主要以政府示范项目的方式落地探索、以点带面,推动能源系统优化和信息通信技术升级。同时,由于政府对电力体制改革和能源转型的坚定推进,售电领域主体活跃,绿能消费、需求响应、邻里买卖电等技术已成为现实场景运用。

  中国主要是以“互联网+智慧能源”的方式助推创新发展。一方面,“互联网+”政策密集出台,推动能源互联网项目落地实施;另一方面,能源规划及相关能源政策引导鼓励能源互联网探索。此外,电力体制改革为能源互联网发展释放巨大政策空间,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发挥积极作用。

  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大峰会上提出“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的倡议,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广泛支持。2016年3月,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一届一次理事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揭牌成立。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储能等能源技术的发展,上海的各类主体纷纷在供给侧、需求侧开展能源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探索,形成了主体多元、沟通频繁、机制良好的能源互联网生态圈,已具备引领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发展的基础。下一步,应着力推进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多元化、规模化发展。例如,培育能源发展新动能,发展新兴能源产业技术,推动能源生产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发展壮大;扎实推进多能互补集成优化、新能源微电网、并网型微电网、储能技术试点等示范项目建设,实现国家级能源互联网项目互联互通,并在试点基础上积极推广应用。

  除上海外,江苏、浙江、安徽也正在积极融入能源互联网浪潮,涌现出一批活跃的市场主体。在首批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中,苏浙皖三省按项目落地计算,分别有6个、3个、4个入选。长三角三省一市共计17个项目入选,占全国的比例为31%。

  适应从“行政区经济”向“经济区经济”过渡的特点

  不过,在肯定先发基础优势的同时,也要看到一些瓶颈问题制约了大区域级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比如,单一技术水平领先,系统集成能力不足;合作机制尚未形成,资源调配无法最优;试点运作刚刚起步,创新模式亟待支持;政府监管有待适应,数据共享阻力重重,等等。

  下一步,创新长三角区域能源互联网合作发展,可以选择以下几条战略路径:

  第一,加快区域能源互联网发展协调机制建设。

  力推建设区域一体化市场,大力实施区域能源互联网创新模式建设,加强区域能源互联网发展协调机制建设,适应长三角从“行政区经济”向“经济区经济”过渡的特点,解决长三角能源互联网一体化过程中出现的项目审批、行业监管等相关问题。

  第二,推动区域能源互联网市场体系建设。

  构建区域充分利用分布式可再生能源、满足用户多样化能源电力需求的新型能源体系结构和市场;形成区域新的价格机制,体现能源互联网大众参与的格局,带来更大的利益共享空间;加快区域电力、油气行业市场体系建设,建立市场化交易机制和价格形成机制,允许市场主体通过多种方式开展能源商品和灵活性资源等交易,彰显能源原本的商品属性。

  第三,加速区域能源互联网创新试点示范。

  开展各类能源互联网应用试点示范,在技术创新、运营模式、发展业态和体制机制等方面深入探索,促进能源互联网在区域联动发展中扎实落地。结合国家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的深入演进,推进区域型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实施,适时出台相关支持政策。

  第四,完善长三角区域能源互联网产学研联盟。

  整合国内外科技力量,以项目联合攻关、共建研发机构平台,打造区域能源互联网创新产业联盟,开展产学研用合作,推动重大技术突破,支持开展能源互联网基础、共性和关键技术研发。开展标准、检测和认证相关工作,主动参与甚至引领国际标准研究,形成上海引领长三角区域能源互联网优势产业群,实现“一带一路”能源电力品牌,抢占全球制高点。

 

  (作者为上海市政协委员,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阐述过能源革命的全新内涵,即“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能源互联网发展是践行能源革命的有效战略途径。能源互联网是“互联网+智慧能源”的简称,是一种互联网与能源生产、传输、存储、消费及能源市场深度融合的能源产业发展新形态,具有设备智能、多能协同、信息对称、供需分散、系统扁平、交易开放等主要特征。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互联网理念、先进信息技术与能源产业深度融合,正在推动能源互联网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业态的蓬勃兴起。

  能源互联网也是推动能源革命的重要战略支撑,对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促进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提升能源综合效率、推动能源市场开放和产业升级、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提升能源国际合作水平具有重要意义。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能源(交通)是命脉、是基础,是重要的协同内容。上海凭借能源科技先发优势,对能源互联网的探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经历了分布式能源的缘起、智能能源网的尝试、智能电网到微电网、多能互补再到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奠定了良好的物理基础。率先启动引领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创新合作,将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全面“赋能”。

  实现气电融合与风光互补、藏能于民与供需响应

  2018年6月1日,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上发布《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将能源互济互保作为七大重点合作领域之一。打造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共同体,实现气电融合与风光互补、藏能于民与供需响应,有助于将长三角建成全球资源配置的亚太门户、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具体来看,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利于贯彻落实国家能源革命的发展战略。

  在消费层面,能源互联网创新用能方式,带动更加便捷、经济、普惠的用户服务,引导消费者用能行为和绿色消费方式,并倒逼生产者提供更公平、更丰富、更优质的能源服务。在生产层面,能源互联网可以提升传统能源系统效率,对接能源生产与消费侧,打通原有信息孤岛,推动能源系统更安全、清洁、高效、可持续。

  在技术层面,能源互联网推动技术革命,带动巨大的产业机遇;同时,能源互联互通后会带来新的应用场景、创造新的产业需求,推动能源贸易、能源金融、能源大数据、能源区块链等新业务、新模式发展。

  在体制层面,能源互联网通过系统性变革和对接市场需求,呼应电力、油气等体制改革,推动市场化改革进程。在国际合作层面,能源项目是“走出去”的优势项目。借助互联网思维,未来我国对外能源合作可大幅降低投资、运行、维护成本,提升管理水平和效率,更加具有竞争力。

  二是有利于解决矛盾交织的能源和环保问题。

  从单个省市来看,传统意义上靠多备发电机组、多支付容量电费的能源安全保障供应手段效益已逼近极限。长三角地区发展水平、产业基础、供能条件、用户诉求类似,能源供应方面的结构性矛盾突出,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多重瓶颈;同时,消费者又期待能源消费更经济普惠,生活环境更生态绿色。未来,在各省市同时进入用能高峰和低谷的局面下,传统意义上“邻里接济”式方式不再适用,必须借助互联网技术,以供需互动、手段创新的方式解决。

  三是有利于在新的国际竞争中奋楫争先。

  前一轮以吸引外资为动力的经济增长过程,让长三角地区拥有技术、知识、人才和管理能力的积淀。能源互联网作为崭新的产业形式,一旦实现引领发展,就能在国际范围内掌握规则制定的话语权。这一技术突破和产业升级将极大助推长三角能级提升与增强全球影响力,对带动产业发展、掌握领先科技、探索创新商业模式等具有深刻的战略意义。

  上海作为重要的对外开放门户,率先引领能源互联网发展,对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以及占领国际能源、互联网技术制高点也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

  着力推进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多元化、规模化发展

  推动发展能源互联网,大国在行动。目前,主要有美国的Energy Internet(能源互联网)和特征类似的Smart Grid(智能电网)、德国的Internet of Energy(能源互联网)。

  先来看以智能电网为主线的美国实践。美国幅员辽阔,电网和油气管网历史悠久,亟待维护。在吸取大规模停电事件的教训后,美国政府将建设智能电网提升为国家战略,重点保障电力供给的安全高效。当前,美国大力推进智能电网建设,希望通过先进的传感技术、设备技术及决策支持系统等应用,保障电网可靠、安全、高效并对环境友好。对能源互联网的研究,则探索依托更具活力的市场主体。科研机构如北卡州立大学,能源企业如特斯拉,互联网企业如谷歌等,通用设备企业如IBM等,从电子技术、大数据、云计算、售电、电动汽车等领域切入,积极探索能源互联网的创新技术路径与商业模式。

  再来看能源转型背景下的德国技术试点。在全面提升能源清洁化的大背景下,德国的能源互联网探索路径,主要以政府示范项目的方式落地探索、以点带面,推动能源系统优化和信息通信技术升级。同时,由于政府对电力体制改革和能源转型的坚定推进,售电领域主体活跃,绿能消费、需求响应、邻里买卖电等技术已成为现实场景运用。

  中国主要是以“互联网+智慧能源”的方式助推创新发展。一方面,“互联网+”政策密集出台,推动能源互联网项目落地实施;另一方面,能源规划及相关能源政策引导鼓励能源互联网探索。此外,电力体制改革为能源互联网发展释放巨大政策空间,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发挥积极作用。

  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大峰会上提出“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的倡议,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广泛支持。2016年3月,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一届一次理事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揭牌成立。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储能等能源技术的发展,上海的各类主体纷纷在供给侧、需求侧开展能源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探索,形成了主体多元、沟通频繁、机制良好的能源互联网生态圈,已具备引领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发展的基础。下一步,应着力推进长三角能源互联网多元化、规模化发展。例如,培育能源发展新动能,发展新兴能源产业技术,推动能源生产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发展壮大;扎实推进多能互补集成优化、新能源微电网、并网型微电网、储能技术试点等示范项目建设,实现国家级能源互联网项目互联互通,并在试点基础上积极推广应用。

  除上海外,江苏、浙江、安徽也正在积极融入能源互联网浪潮,涌现出一批活跃的市场主体。在首批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中,苏浙皖三省按项目落地计算,分别有6个、3个、4个入选。长三角三省一市共计17个项目入选,占全国的比例为31%。

  适应从“行政区经济”向“经济区经济”过渡的特点

  不过,在肯定先发基础优势的同时,也要看到一些瓶颈问题制约了大区域级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比如,单一技术水平领先,系统集成能力不足;合作机制尚未形成,资源调配无法最优;试点运作刚刚起步,创新模式亟待支持;政府监管有待适应,数据共享阻力重重,等等。

  下一步,创新长三角区域能源互联网合作发展,可以选择以下几条战略路径:

  第一,加快区域能源互联网发展协调机制建设。

  力推建设区域一体化市场,大力实施区域能源互联网创新模式建设,加强区域能源互联网发展协调机制建设,适应长三角从“行政区经济”向“经济区经济”过渡的特点,解决长三角能源互联网一体化过程中出现的项目审批、行业监管等相关问题。

  第二,推动区域能源互联网市场体系建设。

  构建区域充分利用分布式可再生能源、满足用户多样化能源电力需求的新型能源体系结构和市场;形成区域新的价格机制,体现能源互联网大众参与的格局,带来更大的利益共享空间;加快区域电力、油气行业市场体系建设,建立市场化交易机制和价格形成机制,允许市场主体通过多种方式开展能源商品和灵活性资源等交易,彰显能源原本的商品属性。

  第三,加速区域能源互联网创新试点示范。

  开展各类能源互联网应用试点示范,在技术创新、运营模式、发展业态和体制机制等方面深入探索,促进能源互联网在区域联动发展中扎实落地。结合国家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的深入演进,推进区域型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实施,适时出台相关支持政策。

  第四,完善长三角区域能源互联网产学研联盟。

  整合国内外科技力量,以项目联合攻关、共建研发机构平台,打造区域能源互联网创新产业联盟,开展产学研用合作,推动重大技术突破,支持开展能源互联网基础、共性和关键技术研发。开展标准、检测和认证相关工作,主动参与甚至引领国际标准研究,形成上海引领长三角区域能源互联网优势产业群,实现“一带一路”能源电力品牌,抢占全球制高点。

 

  (作者为上海市政协委员,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本网申明:本网转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文章,请与我方联系必会及时处理。
更多文艺
更多三农在线